奇楠沉香有生结、熟结、金丝结、虎斑结等结香方式

对奇楠的描述出现较大差异是在明末清初时期,周嘉胄在其《香乘》中,较大幅度修改了华夷续考,增加了绿结,导致了后来对奇楠的认知错误,其他人在引用其论述时做了修改或变动,结果导致后来多种版本“民间绿奇楠”的出现。在周之前有几段关于奇楠的记述,这些早期的记述,其真实性要高出许多。结合符合这些特征描述的样品做一分析,并对奇楠的特征做出总结,如下:

1、《西洋朝贡典录》是明朝黄省曾根据费信著的《星槎胜览》、马欢著的《瀛涯胜览》和《碱位》等书在1520年编成;原文:(占城国)其山有伽蓝香,一日奇南,其色红紫,是产也,乃海外之特品,有视守,以禁私采,价以银对[10]。这是较早关于奇楠的外观描述,颜色为红紫,跟后来海语中所描述的生结奇楠的特征较为符合。

2、《宋氏家规部》,宋诩,明弘治前后,原文:“伽南香有生结、熟结、金丝结,有斑点曰鹧鸪斑。熟结如沙糖,软*,自发香者为贵”。[11]奇楠有生结、熟结(海语中描述的糖结是熟结的一种),沙糖跟现今的砂糖概念有些不同,古时是指甘蔗汁经初加工而制作的初级蔗糖,颜色有红,黄两种,糖蔗制成的沙糖多为黄色或黄褐色,有些黄色之中带有些红色,有一种有斑点的奇楠,外观上跟海南的鹧鸪斑较为相似,为了区分开来,海南产的称为土奇楠,这也许是国产土奇楠的来由。

3、《海语》黄衷,明朝,(1536年),原文:“香品杂出海上诸山,盖香木枝柯窍露者,木立死而本存者,气性皆温。故为大蚁所穴,蚁食石蜜,归而遗于香中,岁久渐渍,木受蜜气,结而坚润,则香成矣。其香木未死,蜜气复老者谓之生结,上也。木死本存,蜜气凝于枯根,润若饧片谓之糖结,次也。其称虎斑结金丝结者,岁月既浅,木蜜之气尚未融化,木性多而香味少,斯为下耳,诸香惟此种不堪入药,故本草不录.广州志云:沉香有黄沉,黑至贵者蜡沉,削之则卷嚼之则柔,皆树枯其根所结。

4、《蕉窗九录》,项元汴(1524~1590年),原文:有糖结伽南,锯开上有油如饧糖,黑白相间,黑如墨,白如糙米,焚之初有羊羶微气。有金丝伽南,色黄止,有绺若金丝。惟糖结为佳”[13]。糖结,在烧的时候,开始有微弱膻味,海语中描述的是根部糖结,这里描述的可能是来自于树干或树枝部分的糖结,金丝结解释更为详细,外观黄色,油脂线像金丝般细小,古代黄金的颜色黄色为主,有赤黄色、正黄色、青黄色、黄白略带灰色四种,这跟沉香的油脂线多为黑色或黑绿色明显不同。

5、《长物志》,文震亨,成书于1621年,原文:伽南,一名奇蓝又名琪南,有糖结金丝二种,糖结,面黑若漆坚若玉,锯开上有油若糖者最贵,金丝,色黄,上有线若金者,次之,此香不可焚,焚之微有膻气,大者有重十五六斤,以雕盘承之,满室皆香,真为奇物,小者以制扇坠、数珠,夏月佩之,可以辟秽,居常以锡合盛蜜飬之,合分二格,下格置蜜,上格穿数孔如龙眼大,置香使蜜气上通,则经久不枯,沉水等香亦然。其关于奇楠的描述与蕉窗九录基本一致。

小结:熟结跟糖有较为相似之处,这里的糖(沙糖)跟现今的有所不同,结合明代的背景,当时的糖是蔗糖,跟现今土法生产的黄糖或红糖较为相似,饧糖是一种黄糖加工而成的一种糖,有软硬两种。奇楠香的外观颜色偏黄并不黑,在100倍显微镜下结构图,油脂金黄色,韧皮部充满了油脂,部分导管有油脂渗人,射线和部分木质部已经油脂化;口嚼无任何残渣;明火燃烧时,一股气流直窜入鼻腔,然后才闻到从天花板上反弹回来浓郁的香甜气味。

结论:由绿结所引申出来的多种奇楠只是民间版本的奇楠,与原本的奇楠无关,奇楠的特征是:1、奇楠(同一树种所结)有四种形态:生结奇楠,熟结奇楠(糖结是熟结其中的一种),这两种是完全油脂化且不含木质的,因为木纤维已经融化,生结,色红紫,质地较硬;熟结,有黄色、黄白色、黄褐色、黑色,颜色一种或多种不等,质地较软;虎斑结(也有称为鹧鸪斑的),金丝结,这两种结香时间稍短,木纤维未能完全融化,含有木性即木纤维,外表颜色偏黄,油脂线为黄色或黄褐色,略带些红色。2、奇楠的油脂具有活性,有可能发生移位现象,在熟结中常能看一些油脂堆积、结块、油和脂分离、油和木分离等物理现象,这是奇楠所独有的特征。3、用火烧时,沉香和奇楠的扩散方向上也有明显差别,沉香是向四周横向扩散,而奇楠是急速往上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