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陈出新的研究者|运用自己的学识,保留建筑中更多的历史信息

欢迎关注紫禁城!每天与您分享优质文章~

在养心殿项目中,除了默默坚守和努力着的可敬的人们,更有一群「较真儿」的研究者。他们发挥着自己的学识,为养心殿修缮的顺利进行提供着学术和技术的双重保障。为了能保留下建筑中更多的历史信息,他们「锱铢必较」,总是希望把保护工作做得更好一点。

养心殿遵义门

修缮工作开始不久,我们就遇到了一个难题。根据目前现有的勘查测绘数据我们可以确定,养心殿建筑本体的大木结构,包括斗拱等建筑构件,仍然为明代原物。

而这些构件之中的建筑柱体根部却普遍存在着糟朽的情况,尤以靠近院墙的各建筑后檐最为严重。个别柱 体的糟朽部位甚至已经超过了柱高的二分之一,这给建筑主体结构带来较大的安全隐患。

按惯例对于这类高位糟朽的柱体,会采取墩接(即截取腐朽部分,接上新的木材),甚至是抽换柱体的方式,以保证建筑主体结构的安全性。但这种在往常看来一定不会「出错」的处理方式,在养心殿修缮实施中却遭到了质疑。

修复前:剔除糟朽后悬空的柱体

这是因为,虽然这些柱体已有病残,但是将它们简单地视为建筑废料或病害本身是过于草率的,它们作为数百年建筑的一部分,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若将这些建筑原始构件进行直接抽换或代替,那么必将给建筑带来不可逆的信息遗失。

此外,在抽换或代替的实际操作过程中,需要先对柱体卸荷,这「荷」即支顶柱体以上建筑构件的荷载。这样才能留出一定的空间,以便后续的操作。这意味着将对屋面苫背层(即灰背层,位于屋顶瓦面以下)以及与柱体相连的室内装修造成不可逆的扰动。

柱体墩接示意图樊先祺 绘

如何在保证建筑安全的前提下实现对它的最小干预?这一问题困扰着我们每一个人。为此,我们和设计人员、木作专家多次进行现场勘查,探讨修缮实施方案。

通过勘察记录、统计和分析,我们发现院墙和建筑墙体距离较近的区域常年阴冷潮湿、通风不畅,正是导致这些部位的木柱糟朽严重的主要原因。

养心殿梁架结构受力状态分析

这些木柱的糟朽通常表现为由外皮向内里发展,剔除糟朽部分后的木柱下端呈现为枣核形状,而这部分枣核状的木材并无明显病害特征,且具备一定的承重能力。如果采用传统方式墩接,大段的枣核状木心必将随糟朽部分一起被去除,委实可惜。

最终我们决定放弃传统修缮方式,而借鉴镶补的形式进行墩接,即随形保留下未糟朽的木构中心部位,周围镶补上新木材,并在新老木材连接处采用「宝剑头」形式以加强结合强度。

修复后:外围镶补方式随形墩接后的柱体

一个修缮后可能并不可见的柱体,一种本不会「出错」的修缮方式,我们却为此反复推敲、仔细琢磨,这也许就出于大家对古建筑所抱持的那份敬畏之心吧。

如何在修缮过程中留下更多的历史信息,如何在减少扰动的同时保证建筑及其室内文物安全,如何继承营缮传统,又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同时找到更加科学的保护方式……这些都是我们故宫人在修缮过程中孜孜以求的研究目标和方向。

养心殿庭院

紫禁城中的建筑是多门类传统文化精髓和优秀技艺的综合载体,养心殿作为紫禁城中的核心建筑之一,它的历史,它的故事,它所承载的技艺,它所蕴含的文化,都将随着修缮过程的深入被更多的发掘和揭示。

原文作者:张典( 任职于故宫博物院工程管理处,高级工程师)原文来源:《紫禁城》 2019年12月刊《养心殿修缮二三事》(因篇幅有限,原文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