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明妃传》中朱祁镇不是孙太后的亲生儿子,历史可信度多高?

一部优秀的历史影视剧,既想要高收视率,又要符合历史脉络,这就需要主创们在具备雄厚的历史功底上做出一定范围内的合理改编,满足历史爱好者和市场的双重需求,而不是把本身就有的历史主线进行意淫式改造。

2015年上映的一部明朝影视剧大火,这就是《女医明妃传》,她的成功之处在于两点:对服饰认真考究后高度还原,对历史主线、细节把握到位,不足的是过于美化朱祁镇和抹黑朱祁钰,以及把海瑞的野史传说移植到于谦(剧中叫于东阳)身上。

但从整个剧情发展来看,确实是一部具有代表性的优秀明朝剧,起码,宦官王振不是和朱祁镇从小就一起长大的玩伴。

《女医明妃传》剧照

观看此剧,有一条贯穿全局的暗线引起汪郎的注意,即太后孙氏并非皇帝朱祁镇的亲生母亲,是孙氏(还是贵妃的时候)从宫女(被朱瞻基宠幸后怀了龙子)那里抱养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当时的皇后胡善详(剧中的静慈师太)争夺后宫之权。

也就是说,这部剧中的朱祁镇是宫女和朱瞻基所生,只是宫女生下朱祁镇后就被孙氏给害了,而朱祁镇被孙氏养大,也成了孙氏和胡善详争夺后宫之权的筹码。

问题就在这里,有人问了,汪郎你前面说历史剧不能把固有的历史主线进行意淫式改造,此剧都把朱祁镇改成不是孙太后亲生的了,还不算胡乱改编吗?

汪郎告诉你还真不算,因为史书中确实有这样的记载。

宣宗婚,诏选济宁胡氏为妃,而以孙氏为嫔。宣宗即位,(孙氏)封贵妃……妃亦无子,阴取宫人子为己子,即英宗也,由是眷宠益重。胡后上表逊位,请早定国本。妃伪辞曰:“后病痊自有子,吾子敢先后子耶?”(宣德)三年三月,胡后废,遂册(孙氏)为皇后。英宗立,尊为皇太后。---《明史.后妃列传》

《女医明妃传》中的孙太后形象

诸公,看清楚了吗?正史记载,朱祁镇不是孙氏所生,是宫女生的!当然除了正史之外,还有很多野史、稗官都持这种观点,可见在当时朱祁镇的生母身份争议还是有市场的。

《女医明妃传》把这种史书中的小细节挖掘出来作为自己的暗线,汪郎以为,这并不能算是胡乱改编,只是遵循了一条不主流的历史脉络,恰恰说明此剧的主创们的历史功底深厚!

当然,有人认为《明史》是清朝所编,这种“阴取宫人子为己子”的说法不能当真,其实汪郎也对《明史》这条记载表示其实也存疑,因为《明实录》记载,朱祁镇的亲生母亲就是孙氏。

英宗法天立道仁明诚敬昭文宪武至德广孝睿皇帝,讳祁镇,宣宗宪天崇道英明神圣钦文昭武宽仁纯孝章皇帝嫡长子,母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八配圣章皇后,以宣德二年丁未十一月十一日生。---《明英宗实录.卷一》

当然,也有人说《明实录》是明朝人自己写的,既然古人有为尊者讳的传统,那肯定也会把黑写成白,把“不是”变成“是”。

那么我们可以认真分析,《女医》这部剧中所采取“孙氏阴取宫人子为己子”的《明史》记载,可信度究竟有多高!

明宣宗和孝恭皇后孙氏的半身像朱祁镇,这画像上看有孙太后的遗传

1、皇帝的女人生孩子不是皇帝一个人的事,是天下人的事!

男丁,在古代社会是一个家族繁衍生息的保证,也是一个家族力量传承的象征。不要说是皇族,即使是普通的百姓家庭也是如此,尤其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儒家文化思想下,对男丁的重视更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体现。

注意,这里不涉及“重男轻女”的腐朽思想论调,只是在陈述一个历史事实。

对于皇帝而言,儿子的诞生也就意味着国本的巩固,也就意味着王朝的传承。故此,朱瞻基的女人生孩子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而是天下人的事。

朱瞻基成婚的时间是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一直到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朱祁镇出生止,十年间,朱瞻基的子嗣只有女儿,没有儿子。

期间,胡善祥生了两女,即顺德公主和永清公主;孙氏生了一女,即常德公主。除此外,朱瞻基再也没有任何子女的诞生。

年近三十的朱瞻基无子,这对于大明朝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男童,在古代是家族和血脉延续的象征

皇帝无子,也就意味着皇位后继无人,国本不稳,会造成社会动荡不安,这是大明的文官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也是他们需要思考的事。

要么等朱瞻基生出儿子,要么从宗室中选一个血统最接近的“祁”字辈子弟作为新君人选,这对于太后张氏来说关系不大,毕竟她和朱高炽还生了另两个儿子越王朱瞻墉和襄王朱瞻墡,他们的儿子都是张氏的亲孙子。

但这对朱瞻基来说,问题就大了,因为一旦从自己的侄子中选择新君人选,那就意味着皇室传承发生了转移,以后历代大明皇帝就没有了他的血统。

可见,儿子对于朱瞻基来说,事关国运,事关血统传承。

对于皇帝而言,子嗣是国运的象征

何况,明朝宫廷之中设立宫正司,主要处理皇宫之中的宫闱、戒令、谪罪等事物。

如果有宫女被皇帝宠幸,作为掌管宫正司的主事太监,难道还任由该宫女在后宫自生自灭吗?在严格的等级制度下,此宫女的身份立刻由乌鸦变凤凰,成为皇帝名义上的女人。

如果有幸怀孕,此女无疑还会成为后宫重点保护对象。

毕竟在明朝,科技还没有发达到可以检测出女子肚中怀的胎儿是男是女,故而抱着百分之五十的机率,被求子心切的朱瞻基重点保护,这是人性的使然。

由此,孙氏如何有机会接触被朱瞻基宠幸的宫女?即使是伺候她的宫女,一旦被皇帝宠幸,也会单独享有自己的独门独院,根本没有机会私自囚养在自己宫中,实施李代桃僵之计。

紫禁城中的宫正司

2、孙氏要实施李代桃僵之计,如何避开朱瞻基、张太后、胡皇后等宫廷之中众人的耳目?

前文说过,年近三十的朱瞻基还没有儿子,这对他本人及大明朝来说,都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

在这种渴望有子的强烈念想下,在皇权制度已经完善的宫廷之中,谁要想通过偷偷怀孕诞下子嗣,无疑是一步登天。

何况宣德初年,孙氏的身份只是皇贵妃,就尊贵而言远不及太后张氏和皇后胡善祥。

张太后是宣德宫中的大家长,胡皇后是名正言顺的六宫之主,孙氏虽然深得朱瞻基宠爱,但在大明朝,她依旧是妾的身份,和正妻身份的胡善祥相比,名份上就已经低人一等了。

而作为婆婆的张太后,对孙氏并不喜欢,相反,她对胡善祥反而更为亲近。

朱瞻基的母亲,诚孝张皇后

故而,在这种背景下,“阴取宫人子为己子”的前提是孙氏没有怀孕。

那么试问,一个自幼入宫被太后张氏抚养长大的女子,也没有宫外娘家人助为援手的孙氏,有什么遮天的本领可以假装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还能丝毫不漏破绽达到夺取后宫之主的目的?

就算孙氏可以瞒过其他人,那她又如何瞒过自己的丈夫朱瞻基?

前文说过,明朝人还无法测试出女子肚中怀的胎儿是男是女。对求子心切的朱瞻基而言,自己宠爱的贵妃孙氏再次怀孕,那么在后宫之中卸下皇权的威严,要在自己爱妃的肚皮上听听胎音,感受下自己孕育出来的小生命在母亲肚子里跳动。

如果朱瞻基真的如此,孙氏该怎么办?

何况,作为皇宫之中的长者和尊者的太后张氏、皇后胡善祥,无论是孙氏怀孕期间,还是孙氏分娩期间,难道不去孙氏居住的长乐宫探望?

也许有人认为张太后作为婆婆可能不会去,但贤良淑德的胡善祥难道也不会去探望吗?毕竟朱瞻基的女人怀孕分娩,事关她丈夫的国运和血脉传承,也事关伦理道德上的礼节。

何况身为皇后,朱瞻基的其他女人怀孕分娩,对她胡善祥而言没有任何地位上的威胁。

因为名份已定,她就是朱瞻基所有子女的嫡母,这是明朝社会伦理道德中,无论是皇室还是民间都必须恪守的规则!

古代正妻的地位不是妾可以撼动的

那么,孙氏又如何避开胡善祥而做到没有丝毫的纰漏?

拒绝胡善祥的探望?对不起,礼仪上绝对不允许孙氏这么做!古代的妻妾之分,名分大义,远不是现代电视剧中那样随意,更不是现代的我们可以想象的。

假若孙氏依仗朱瞻基的宠爱,真的找借口拒绝胡善祥在她假装怀孕期间的探望,那么在分娩期又如何做到拒绝人家亲临现场,表达身为皇后带来的深切关怀?

不要忘了,还有一个太后张氏,她不亲临现场,难道不会派出自己心腹太监来慰问吗?毕竟对她而言,嫡长孙带来的诱惑还是高于朱瞻墉和朱瞻墡所生之子,虽然朱瞻基兄弟三人生的都是张太后的孙子,但地位、身份所带来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奇妙。

退一步说,如果孙氏真的在怀孕、分娩的事情上达到了瞒天过海的目的,那么,她必须精确找到那位被朱瞻基宠幸后就怀孕的宫女,以及拥有一个强大的善后组织。

可惜这些孙氏都不满足。

宫廷之中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宫正司的眼睛,而宫正司的管事太监直接听命于皇权,试问朱瞻基会拿自己的子嗣纵容孙氏吗?

紫禁城中,自有森严等级的存在

孙氏于永乐年间入宫,自幼被张太后养在身边,根本无法培植属于自己的宫廷势力。

同时正因为她被张太后养在身边,换句话说,她其实就是朱瞻基的“童养媳”,即使被朱瞻基升为贵妃,其父孙忠也只是由鸿胪寺序班升为中军都督府佥事,并没有得到额外的眷顾。

什么意思?就是说孙氏无法依靠娘家人的力量来完成这招李代桃僵之计,这和汉朝时期外戚势力介入皇权争夺无法同日而语,毕竟自朱元璋创立明朝以来,皇权对外戚势力的限制是十分严厉的。

所以,既没有宫廷势力,又没有外戚势力,一个自幼入宫就被婆婆养大的孙氏,要想施行“阴取宫人子为己子”的计划,根本是无稽之谈。

幼年入宫的孙氏根本没有任何政治力量

汪郎说:

当然,还有一个直指人心的问题,孙氏为什么要实行“阴取宫人子为己子”的计划?目的就在于争抢皇后之位。

但是宣德元年、二年,孙氏的年纪不过二十七八岁,正值一位女性的最佳生育阶段,何况在朱祁镇出生前,孙氏就已经为朱瞻基诞下常德公主,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考虑自己无法生育问题。

而且此时的朱瞻基正值壮年,如果她“阴取宫人子为己子”,把宫女和朱瞻基生的儿子当做自己的儿子来哄骗大明朝的皇权、宗室、文臣武将,以及天下百姓,那么万一日后自己诞下龙子,那置自己的亲生儿子于何地?

何况要假装十月怀胎,近三百个日日夜夜,一旦露了马脚,不要说觊觎的皇后之位,恐怕整个家族都要被皇权覆灭。

这种赌性,一个自幼长在深宫的女子哪里敢去尝试?儿子还是亲生的好,生命还是很重要的!

那么,张廷玉为何要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写进《明史》中呢?汪郎更愿意相信,是张廷玉对朱瞻基废除胡善祥皇后之位的控诉,为可怜的胡皇后鸣冤而已!

诸公以为呢?

【我是江东汪郎,带给你不一样的历史视觉!坚持原创,喜欢我就请关注我吧!】

在古代,皇权还是不容挑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