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历史系“95后”放弃高薪工作,带上百斤装备出国“打架”

1月13日,在重庆举行的全甲格斗选拔赛中,邹弋获得个人剑盾项目的冠军,这意味着他或将作为中国队个人剑盾选手参加在塞尔维亚举行的“骑士传奇”比赛。他所带领的亦禅队与四川兵击联合会的十余名选手,也获得全甲与软兵项目的多枚奖牌。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成都举行的选拔赛中,邹弋也获得该项目的冠军,并代表中国前往塞尔维亚参加“诸国之战”的比赛。

俄罗斯的迪纳摩的比萨中

全甲格斗,英文全名为Full Contact Fighting in Armor,是由古罗马的角斗士文化和中世纪的骑士文化演变而来。近十年来,这项复古式的运动兴起于东欧、流行于欧美,吸引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爱好者参与其中。中国从2017年开始参与到该赛事的国际比赛当中,由于国际上一些全甲格斗比赛对参赛人数的限制,国内每年一月都会举行选拔赛,从而选出代表中国参加国际比赛个人项目的人选。

报考川大历史系,因从小对古兵器感兴趣

邹弋从小就对古代的兵器和盔甲很感兴趣,后来为了更好地延续自己爱好,他在高考时选择了四川大学的历史系。在进入四川大学后不久,邹弋通过网络了解到全甲格斗这项运动,“发现有这样一项运动的时候特别激动,觉得跟自己的爱好可以完美结合起来,于是立即就参与了进去。”

邹弋

到了大二,邹弋想参与到比赛中去,但苦于当时还是学生,找不到购买比赛装备的渠道。出于自己从小对兵器与盔甲的研究,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动手用弹簧钢制作了一套勉强可以参加比赛的“扎甲”。出去比赛时,因为要托运,他称了一下这套装备足有百斤重,“我当时穿上以后,走动都很困难,更别说还要去跟别人对抗了。”

2018年,邹弋第一次出国参与比赛就是去罗马参加“诸国之战”。看到身高两米,体重达到300斤的对手全副武装互相厮杀,他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我在网上看到有其他国家的选手第一次参加比赛时,看到俄罗斯选手朝自己冲过来,直接就吓到从围栏下面钻出认输。”

邹弋

“刚开始我也害怕,但真比赛开始了之后,身处在战鼓和军号的环境中,国旗也在一旁飞舞,就没有那么害怕了。”邹弋认为在这种环境下,哪怕是真实的战场,他也会充满斗志,“尤其团体赛的时候,队友就在身旁,如果我一个人退缩了,就会连累整个队伍。为了他们我也要坚持下去,我们都是抱着尽力拼搏,尽力争取的精神去打比赛。”

放弃高薪工作机会,全力投入到全甲格斗

半年前,邹弋从四川大学毕业时,有一份收入很高,并且稳定的工作摆在了他的面前。经过反复考虑,他最终还是说服自己,也征得父母的理解,放弃那份工作,继续把精力投入到全甲格斗这项运动中去,并且把大学时期创立的俱乐部继续做大。

重庆举行的全甲格斗选拔赛中

“我就是想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想故意说的很高大上,说是为了复兴传统文化,或者把中国武技展示到世界各地什么。”邹弋说到,首先他是单纯喜欢这项运动,同时还想把中国的文化传扬出去,让自己的爱好更有意义,“希望可以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吧,给大家看不一样的东西。”

随着格斗水平的提高,参加的国内外比赛的增多,比赛用的兵器和盔甲也在不断升级。邹弋现在所使用的装备来源有很多,有国外进口的,也有国内制作的,当然他自己也会动手进行一些小部件的制作,“虽然国外的供应商也会制作一些中式盔甲,但我还是更喜欢国内生产的,因为国内的甲匠对中国文化理解得更好。”

重庆举行的全甲格斗选拔赛中

邹弋还向红星新闻介绍到,他们常用的全套钛合金装备的价格大约在3至4万左右,贵的一套盔甲在20万元左右。如果想省线,可以选择用钢做的,2万元左右就能买到。订做一套这样的装备少则两三个月,多则需要等一年的时间,“我一年多前找俄罗斯甲匠定做的一套装备,现在答复我只做了一半。”

至于经济来源,邹弋主要是靠参加一些表演赛,或者将盔甲租借给一些活动作为展览用,但都不是太稳定。他也会进行格斗的教学,带着大家训练,“主要是为了推广这项运动,收费很便宜,现在只能说勉强靠大家帮助维持下去。”

在国内依然很小众,在国际上还是一个“青铜”

虽然最近几年国际上的全甲格斗比赛都能看到中国选手的身影,国内也经常会组织全甲格斗的活动,但是这项运动在中国依然是非常小众,参加这项运动的国内一线选手甚至还不足百人。邹弋介绍到:“国际联盟有一个赛事标准,按照黄金,白银,青铜三个级别来划分各个国家的段位,中国目前还在青铜组。2019年在塞尔维亚的比赛中,我们有很大机会争夺进入白银组的资格,可惜最终只差了一场,输给了摩纳哥队。”

塞尔维亚的“诸国之战”比赛中

2019年10月,借着去俄罗斯参加迪纳摩全甲格斗比赛的机会,邹弋花了一个月时间走访了很多俄罗斯全甲格斗俱乐部。他认为中国队在该项运动上处于一个比较落后的水平,但跟身体素质关系不大,“我们还处于一个爱好者的阶段,哪怕国内的一线选手也只能算半职业,而对方已经有很成熟的商业运作,有纯粹的职业选手。俄罗斯的选拔赛有15000人报名,他们从中选出50人参加比赛,而在中国,报名参加选拔赛的选手往往也就50人左右。而在四川,能达到参赛水平的也仅仅只有8个人。”

俄罗斯的迪纳摩的比萨中

从中国队在2017年第一次出现在西班牙“诸国之战”之后,就开启中国全甲格斗的元年。这项运动在国内飞速发展中,各地的俱乐部也共同组建了全甲格斗中国联合会,基本上每个月都会组织举办一次全国性的比赛,让大家有更多实战和交流的机会,邹弋说:“之前成绩不好也有很大原因是我们国家太大,各个地方选手又很分散,很难有机会在一起训练与交流。”

承载着各国文化特色,不希望以后加入奥运

很多人会希望自己喜爱,或者从事的运动可以加入到奥运项目中去,但是邹弋不一样,“奥运会讲究的是竞技,它会把大家放在同一个装备水平的情况下进行公平的竞技。但全甲格斗不一样,本身各自的装备都有自己国家的文化属性,很难做到绝对的公平。”

重庆举行的全甲格斗选拔赛中

“对我来说,在这样的运动中体现出中国传统的装备的特别之处,会比单纯加入奥运会更有意义。中国选手拿着三尖两刃刀、青龙偃月刀,穿着中国传统的布面甲和扎甲,使用着中国刀法;外国选手拿着晨星锤、页锤、十字剑,穿着欧式板甲,用着欧洲剑术。”邹弋认为正是这样的差异与包容,才是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

俄罗斯的迪纳摩的比萨中

在举行“诸国之战”这样的大型比赛时,会有来自各个国家的上千名选手和上万名观众来到现场。这个比赛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凡是来到现场的人,哪怕不是选手,也要着古装出席,并且服装必须史实可查。邹弋说:“这是一个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好机会,现场还会有中世纪得商铺与文化街。我们去打比赛不是单纯想拿名次,争输赢。更多的是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把中国古代优秀的东西展示出去。”

红星新闻记者 何鹏楠 王浩儒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编辑 郭宇

相关搜索lpl春季赛2017lol职业选手收入王者荣耀职业选手lol职业选手职业选手工资lol职业选手月薪